首页 >> 签约指南

3小时600米幸存者生死逃亡

2020-08-06 来源:新疆租房网

3小时600米幸存者生死逃亡

.NoUser {

}

.Title {

FONT-FAMILY:

}

.SubTitle {

FONT-FAMILY:

}

.IntroTitle {

FONT-FAMILY:

}

.SmallTitle {

FONT-FAMILY:

}

.Author {

FONT-FAMILY:

}

.Source {

FONT-FAMILY:

}

.Abstract {

FONT-FAMILY:

}

我终于爬出来了。躺在阜康市人民医院病床上的张祖宏谈起逃生经历仍心有余悸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阜康神龙煤矿矿难致使87名矿工被困井下,仅有4人逃生,他们分别是张祖宏、娄向阳、张道河和王树友。

向井口爬行的路上,他看到巷道里有许多工友们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了

来自甘肃定西的张祖宏现年30岁,有5年煤矿工作经验,今年2月来到神龙煤矿,是4人中受伤程度最轻的。

张祖宏回忆,当时刚上班,他与另外5个人正在距离井口600多米的主井井底,突然听到轰的一声,然后就什么也看不到了,头被震得发疼。

有经验的张祖宏判断肯定出事了,而且是瓦斯爆炸。他赶快通知大伙儿趴在水里,可能还会发生第二次爆炸,冲击波很厉害,会把人震晕。我们趴在水里可以防止瓦斯爆炸冲击波。

张祖宏说,他所在的作业面在主井最下面,因为瓦斯气体比空气轻,井底瓦斯浓度低,距离爆炸区远,所以受到的影响小。在水中爬行了十几分钟,确信没有发生第二次爆炸,他们6人找到了矿灯,戴上自救器,开始向井口走。此时,井下电力系统中断,一片漆黑,粉尘、烟雾弥漫,手中矿灯微光如豆,几乎看不清路。

为了防止瓦斯中毒,他们趴在地上,手摸着铁轨,顺着巷道往外爬。在拐了两个弯儿后,张祖宏和其他5名矿工失去了联系,其中包括后来被救的娄向阳。

在向前爬行的路上,张祖宏看到巷道里有许多工友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了。他们已经死了,瓦斯的冲击波很厉害。我当时很害怕,就想快点爬出去,他说。

张祖宏顾不上去看这些工友,继续向前爬。他说,以前听说,好多人在瓦斯爆炸时并没有死,而是之后中毒而死,所以,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。用衣服捂住嘴和鼻子,不停地往外爬,不敢停下来。靠近洞口时,呼吸逐渐通畅,张祖宏开始慢慢站起来向井口走。二三十度的井口坡度,600多米的距离,张祖宏爬了将近3个小时,终于走出了地面。我是第一个出来的人,经历生死劫后的张祖宏有点自豪。

32岁的新疆哈密籍矿工张道河是生还者中在矿上工作时间最长的,负责煤炭运输工作。当天,他和另一名工友周国明一起,在距井口600米的矿洞煤仓当班。由于还没出煤,张道河在仓边休息,而周国明被叫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。

张道河说,突然一阵巨响过后,头上掉落的碎块埋住了他。我一下子清醒了,眼前漆黑一片,到处是刺鼻的瓦斯味道。张道河说,幸好头顶上掉下来的碎块不是很多,他被埋得不深,等待了几分钟再没听到爆炸声后,他急忙摸索矿灯,然后拼命地向井口方向跑。

尽管身体很强壮,但没走几步就已气喘吁吁,呼吸越来越困难。张道河脱下衣服蒙住头,跌跌撞撞往前走。走上十几步就要休息一下,但又不敢休息时间太长。

快到洞口的时候,张道河遇到了另一个逃生的人他并不认识,后来才知道叫张祖宏。两人会合在一起,坚持往外走,越接近洞口,呼吸就越通畅。

爆炸的气浪和落下的碎块把他打倒了,浑身火辣辣地疼

经医生检查,张祖宏和张道河只是有些一氧化碳中毒,没什么大碍,而王树友是生还者中受伤最重的。王树友背部严重灼伤,眼部、颅部及四肢也多处被烧伤、砸伤,目前处于被特别护理状态。

王树友来自四川,是带班班长,领着六七个矿工干活儿。王树友说,当时,他在上层采煤区和巷道间的回风区,爆炸时的气浪和落下的碎块把他打倒了,浑身火辣辣地疼。知道发生矿难了,他就硬挺着往外爬,也不知走了多远,离井口还有多远,就昏了过去。

娄向阳是在昏迷中被救援人员找到的。在与张祖宏走散后,他一直往前走,最后在靠近井口的时候昏迷。

一同下矿的80余人中,截至发稿时,张道河、王树友、娄向阳、张祖宏是仅有的生还者。对于这近乎奇迹般的逃生结果,工友和医护人员都认为,除了他们有强烈的求生欲望外,最关键的,是当时他们不在采煤区,爆炸发生后有时间作出反应。加上救护人员及时搜寻,他们才能大难不死。

据阜康市人民医院医务科主任张品峰介绍,目前,张祖宏、张道河、娄向阳三人正处于康复阶段,王树友烧伤面积较大,但无生命危险。

衢州市白癜风医院
血管软斑怎么治疗
薏芽健脾凝胶适合多大宝宝